Lois沉迷学习

维勇
咸鱼缘更选手
偶尔画点别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庆祝完结期待恒星啊啊啊啊啊(这个人已经疯了)
控制不住自己洪荒之力摸了速涂超糙希望太太不要嫌弃(〃∇〃)  @遥远地球之歌

[不负责任的翻译] Anime News Net Work 采访

收藏!!

Dalyre:

link:https://www.animenewsnetwork.com/feature/2017-09-27/interview-the-staff-behind-yuri-on-ice/.120717  链接无需翻墙 


*9月27日anime news net放出的一篇采访稿,标题是YOI幕后的工作人员,受访者是山本、久保和平松。几个主要的问题翻了一下丢在这里存个档Orz要是有毛病那必然还是我的毛病(。)文中图片和顺序都是原网站配的。大家就随手一看Orz,主要是想翻关于维勇之间爱的意义和他们俩交流感情这个问题😂




————————————————————————————




1.Q:当你们第一次决定要做一个关于花样滑冰的动画的时候,你们是否也同时知道自己要做一个爱情故事了呢?在构想Yurion Ice的时候是哪一刻你们发现了这个元素?


山本:我制作YOI的目的并不是想做一个狭义的“爱情故事”,或者说一段“恋爱“、“肉欲之爱“。至少你用日语说“love story”的时候,这会包含我刚才说的那些英文单词的意思。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已经被第五话结尾勇利冲击大奖赛的发言内容回答了。 


久保:我们对YOI中表达的爱的概念,也就是第五话勇利的发言,是在制作开始之前就已经写好的。所以YOI当中表达的爱的意义其实一直都在那里。 


平松:这个“爱”的主题并不是指将两个角色配成一对,而是指的对于每一个角色而言“广义的爱”的含义是什么。





2. 相对于一般的动画而言,YOI是一个非常“国际化”的故事。是怎样的研究让你们能够如此实际的描绘出这么多不同的国家和文化?


平松:制作的计划十分紧张,因此我没能去往海外亲身考察。我是基于自身的一些出国的经历来描绘的,还有许多参考来自于照片、网络文献,书本,音乐还有电影。


山本:就我和久保女士而言,我们去观看了中国和俄罗斯的所有比赛,还有大奖赛决赛,故事中的很多元素都是从这些实地考察中提取的。实际上,勇利第五话结尾的发言正是在我们去看这些比赛时的某一次航班上写出来的。我们的很多工作都是需要伏案完成的,但是那并不是灵感产生的唯一来源,这些实地考察为我们的成果作出了很大贡献。


久保:比如说,勇利在巴塞罗那弄丢了他的坚果就来自于我们的一位朋友的亲身经历。这些小事对于整体情节而言并不会产生关键的影响,但是这些从实地考察得来的细节会为故事整体增色。所以这就是去往海外实地考察的好处。




3.我就是来自于底特律的,我的一位朋友就在底特律滑冰俱乐部训练,她告诉我节目中对俱乐部的描绘非常精确。


山本:很高兴听到这样的评价,而且我很羡慕你!底特律是一个孕育了很多日本杰出滑冰运动员的圣地。


久保:是因为花样滑冰才让我们对那么多不同的城市产生了兴趣,从而让我们产生了想要去拜访的渴望。所以花样滑冰是我们最重要的灵感来源。




4.维克托和勇利来自不同的文化背景,所以在整部作品里他们交流表达对彼此的爱的时候一定都做十分努力。你认为做重要的是什么因素使得他们之间强大的关系胜过了重重阻力呢?


久保:当你塑造了两个虚构出来的角色并让他们发展出一种紧密的关系时,人们总是认为这段关系需要有一个重要的、特殊的定义。作为教练和学生的维克托和勇利对他们的关系的理解,答案是可以从他们滑冰时的一切知道的。作为爱人,朋友或者是对手,他们两个之间可能存在只对于他们两有意义的东西,而这个部分是可以被其他的人自行理解的。所以我将描绘这段深入的关系的重点尽可能放在了非语言表达的方面,大部分都依靠他们的动作和故事的发展来表述,所以他们之间的关系不会通过一种过分简单的方式直接呈现出来。









5.在剧集中,很多集内容中会有六个令人惊叹的滑冰节目出现!平松先生,应对这样大的工作量你们的作画团队感觉如何呢?


平松:这很艰难。制作每一个节目的过程都有很大挑战性,每一个节目都是由不同的运动员表演的,所以音乐和编舞都有很大不同。我并不是直接绘制节目的人,但是监督会要求我画出角色的表情或是姿势,这就是我主要参与的内容。随着制作进一步推进,日程变的更紧,工作人员们都开始感到疲惫。所以这种挑战性是越来越大的。




6.动画对于性的展现方式一般都是很直接的,但山本监督描绘性感的方式却是别的动画中没有见过的。您会如何描述关于如何在动画中表达“情色”这一方面您的直觉或者是原则呢?


山本:我不喜欢屈从于普通的描绘情色的方式。如果我自己不能因此而感到兴奋,那么这就不是我想要的描绘方式。所以我认为必须以一种更易感受到的方式,或者说是我认为更贴近现实生活的方式。




7. 您很擅长描绘男性和女性的性感的一面,那么您在描绘男性和女性的身体时会有很大差别么?或者说您认为在表现“情色”这一点上你认为男性和女性是相似的还是不同的呢?


山本:对于我来说,我不觉得他们有很大不同,我只需要自己体会到那种感觉就可以了。我可以想像出一个男性角色展现出他的性感,那么对于我来说这就是有感觉的,女性角色也是一样的。关键问题不在于性别,而是每一个人自身的魅力,这是我真正想要在我的作品里展现的东西。









8.YOI中贯穿的主题之一是个人感情和艺术表达之间的直接关系。作为一位艺术家,哪一位角色的情感与表达让你最有感触呢?




平松:就我个人而言,不仅仅是局限于花样滑冰,当某个人想要展现他最好的表演的时候,他内心的感受在那一刻并不一定直接与他表现出来的内容有直接的关联。每个人都力求完美,但实际反应出来的却更为复杂。当我看着勇利、JJ、格奥尔基这些角色时,他们中的每一个人在那一刻都有内心斗争。而我发现有趣的是这些因素使得他们的表演变的更有个人风格,这也是对于他们每个人而言独一无二的点。


久保:我的感觉也不仅限于花样滑冰,比如你是一个漫画家而非运动员,任何一个在写运动题材故事的人都会遇到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不是一个运动员,我要如何代入运动员主角的思考方式,然后自己画出这个关于他们的漫画呢?“ 之后我看着那些滑冰运动员,他们当中有些人并不是芭蕾舞者,但他们仍可能会用芭蕾舞音乐做表演音乐。他们也不是舞台剧演员,但他们仍然会用音乐剧选段来做他们的配乐。他们尽自己最大的可能,用他们自己的表达方式来展现他们想要展现的东西,这就是花样滑冰。而当你看着某个角色,比如勇利,他也许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有“eros”的特质,但他却是唯一一个能把它表现出来的人。动画中的每一个滑冰者表达的方式和你的描绘方式很相似,不是么?这让我我获得了作为一个拥有创作天赋的人的自信,因为整件事就是不断的不断的贴近你的创作对象。所以我从很多角色身上都获得了鼓励,他们在冰面上奋斗着展现自我,而我则在创作时做着同样的事。所以我和许多角色都有共鸣。









9 .YOI有一个综合了各种风格的音乐集。为不同的选手创作不同的音乐的过程是怎样的?那一首曲子让你们最为期待呢?在为每一个曲子编舞的过程中,是否出现过音乐、选手的人格还有滑冰这几种因素互相影响,最终以没有预料到的方式改变了你们最初的设定呢?




山本:谈到选择音乐的问题,我在正式创作开始前与久保女士讨论过这个问题,并且最终想到了一些关于音乐与角色性格相匹配的点子。我将这些交给了音乐制作人冨永恵介先生,而他的团队则会为我带来我想要的曲子。在整部作品里,要我选择我最爱的一首曲子是个很难的问题,因为我会说全部的曲子我都喜欢。不过,“Yuri on Ice”是在他们之中最为特别,也是用起来最有挑战性的曲子,同时它也是整部作品的代表之一。

宫本贤二先生是一位非常喜欢将运动员身上最美好的特质引出的编舞师。我认为他应该可以利用自己的特技,让角色更为生动,而事实上这确实效果不错。谈到基于一些后续的因素改变预先的编舞,唯一一个改变了原先设定的编舞是尤里奥的表演滑,他脱手套那里。最初,设定是手套是被一位观众脱下来的,但我觉得这个设定对于观众而言不会产生太多共鸣,所以改成由奥塔别克来脱他的手套了。不过可以说和贤二先生最初的编舞相比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10.是在什么时刻你们头一次认识到Yuri!!! on ice获得了极大的成功?你们对这种现象有多惊讶呢?





山本:我认识到这部作品成功的时刻是当剧场版敲定制作的时刻,因为原创动画获得续作或者是系列化决定是很稀有的事情。有时候原创故事也会有获得预先承诺系列化的决定,但那通常是为了延续这个品牌或者是出版公司的一部分,但对于一个直接由创作者写出的股市而言,这不是真的后续决定。实际上,除了我们以外所有人都对Yuri on Ice这个作品感到困惑,问我们“你们要怎么卖出这部作品啊?” 真的,只有我们三个对这部作品有信心。所以当续作决定敲定后,我们感觉到这真是对于成功的重要认证。


平松:剧场版决定是在东京的一场event上发表的,当时我和久保女士都在场。当时观众给出了爆炸般热情的回应。就是那一刻,这种感觉降临到了我们身上“这就是大热的感觉么?”。


久保:平松先生参加event是很稀有的事情,不过在我们意识到YOI获得了巨大成功的时候他就在场。对于我来说,我的感觉不太一样,有一个时刻让我感觉到了不同的成功感。YOI当时只被很少的几个频道选中播放,在那时,我感觉自己是唯一一个肩负着宣传推广这部作品的职责的人。如果一部作品本身来自于发行过的漫画,那么漫画的流行程度会成为推进动画的主要动力。当时这是一个原创故事,而我是唯一一个会热火朝天的谈到它的人,所以我得扛起这个重要的任务。我和管理层说我可以接受任何采访,这样我就可以宣传这部作品,而且我也在推特上说了很多关于这部作品的话。不过让我感觉强烈的是第七话播放之后。从那时起我的推特涌入了许多评论,不仅是国内的,而是猛然增加了很多海外的评论,都在感谢我做了Yuri!!!on Ice。这让我很困惑,因为我以前也收到过这样的评论,但我从没有被如此特别的因为在某一个剧集中工作而被感谢。第七话之后,我再也跟不上关于我的YOI相关推特评论的进度,所以我认识到这个作品从这一刻开始已经可以自己推销自己了。在那一刻我就认识到了成功的来临。








山本:实际上说到为什么久保女士会成为参与那些前期采访的唯一一人,原因有好几个。首先,在放送开始之前,YOI并没有受到多少关注度,因此并没有那么多采访邀请。不过在剧集放送开始之后,我们有幸收到了一大堆的采访邀约。不过在那个时候,作为监督我几乎连着通宵以确保我们能及时制作出下一集。基本上,我没有时间分给那些采访活动。感激的是,制作人为我们决定了接受哪些、拒绝哪些,为我们分担了一部分工作。因此,我几乎完全不知道我们到底接受了多少采访,又是些什么样的采访。我并不是有意回避采访,事实上我们只是没有时间了。


 幸运的是,久保女士在创作这个故事和角色的过程中与我非常亲密,我确信她能和我一样代表这部作品参与访谈,因此我在她接受采访的时候才选择抽身在外。再一次感谢你,久保女士,我很感谢你的工作。也许你们有的人不知道,但久保女士是一个非常具有TV和广播人格的人,她聊天的能力十分惊人!说实话,我邀请她参与到今天这场访谈的一部分愿意就是因为我很喜欢听她在广播里讲话。 现在,我很高兴我能粉丝们见面,并且和久保还有平松先生一起参与到这些访谈当中!




记者:感谢你们的参与,我真的很喜欢Yuri!!!on Ice。这部作品对我的人生有很大影响,能够采访你们是我的荣幸。


三人:也很感谢你。




————————————————————————————


关于勇利和维克托之间爱的表达那里,我不确定我理解的对不对。原文截图丢这里哪位大神发现错误请来打我……orz




好吧我也不知道我在画什么,就想画点真凜

怎么发两张图哦……算了分批……

暗中收藏_(:з」∠)_

解宁:



读一份报,吃一只蛙。今天我们来思考以下命题:为什么人见人怕花见花败的大魔王盖勒特·格林德沃,从未染指英国?



真的是因为不舍得打老情人所守护的土地,才留英伦三岛一片净土吗?

在我们进入情深深雨蒙蒙的的曲调之前,来理智分析一下。



我一刷小动物的时候,十一月的季风暴雨浇灌着大地。我们湿得跟落汤蒲绒绒似地瘫进座位,抓起贴着JCB格林德沃脑袋的咖啡纸杯和咸味爆米花。电影院灯光一暗,FB的主题曲响起,Hedwig's Theme立刻催哭一片,在四周响亮的醒鼻涕声里,莫干西头格林德沃炸了五个疑似美国傲罗(皮衣礼帽的美傲标配),曾想过领头儿的那个有没有可能就是Graves部长?下一秒,大批各国巫师报纸纷至沓来,五十六国语言汇成一句话:格林德沃格林德沃格林德沃来啦。


然后我看到了一张熟悉的纸。哎呀,这不是英文嘛;哎呀,这不是霍格沃茨嘛!


当时我就浑身一激灵:毫无疑问,不可否认,在这里,这张预言家日报里,格林德沃和邓布利多,一定会同框!!


是的,后来无数刷的时候,我总是想着,在这份强调了“霍格沃茨加强警卫”的预言家日报里,格林德沃和邓布利多,绝对完成了一次历史性的、让人热泪盈眶的相逢。

果不其然,网络上有了这份预言家日报的具体内容,然而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份报纸远远不止同框这么简单。其中暗流汹涌剑影刀光信息量惊人,错过它简直如同错过了hp7上里JCB和Toby那一帧同框。



让我们来看看这份报纸具体写了些什么。

报纸的第一标题简单直白:



【霍格沃茨加强警卫】。



这是今天的头版内容,几乎所有的子内容都是围绕着这一个大主题存在的。


主语是霍格沃茨,也就约等于邓布利多;动词是加强警卫,防范的是格林德沃。

标题突出了一个主旨思想:邓布利多在防御格林德沃。

而这份报纸的子内容,完美地细化了这个虐得不要不要的中心思想。



报纸最左上角,标题是:



【格林德沃威胁:魔法部长(的名字)做得够了吗?】


这个标题的位置是社论,也就是政治层面的扯皮。在通常情况下,只有当紧急事态还不产生实际层面的危险时,我们才有精力进行政治领域的掐架。代入罗琳的政治思考,也可以得出类似结论。当时的英国魔法部长,应该处于康奈利·福吉在hp5-hp6暑假的阶段。执政能力遭质疑;为解决国内慌乱而地位动荡。

这同时说明了另一点:格林德沃的确已经在欧洲造成了大规模实际伤害(参考德语、法语报纸);但是,他的确尚未伤害英国。



然而欧洲整体的恐慌,已经点燃了英国国内的恐慌。报纸右上角标题:魔法部回应民众日益增长的恐慌情绪。

格林德沃要来啦!大欧洲药丸!

当德意志被难民潮入侵时,法兰西斯坦还会远吗?


欧洲大陆共有的同理心让英国慌张了起来。此时霍格沃茨作为英国(似乎是唯一的)魔法学校,教育重镇,巫师们花朵的摇篮,必须作出处理。毕竟,恐慌的英国民众里,也有霍格沃茨的小巫师爹妈。

于是,(唯一的)985大学霍格沃茨做出了几个反应:

一,和家长们进行了紧急面谈。(报纸中部)

二,将学生提早送回了家。(左侧中部)

这种防御等级,可以参考hp2密室打开(学校可能面临关闭);hp4伏地魔复活(家长赶来学校接孩子,帕瓦蒂姐妹就被接走了);hp6邓布利多之死(学生家长来接孩子,西莫·斐尼甘和妈妈大吵了一架才让他妈妈在霍格莫德找床位留下参加葬礼); hp7 霍格沃茨大战(麦格教授在学校组织学生坐火车撤离)。

防御等级非常之高;可证,格林德沃的威胁绝不亚于伏地魔(当然,时任校长的能力也并不如后来邓布利多高强)。因此,霍格沃茨如临大敌,随时准备关闭。



这个时候,邓布利多在干什么呢?

邓布利多在当他的变形术教授。

这一点可以通过这份报纸最大的糖:GGAD名字的标题同框来确认。

这个标题在右下角:


【“真令人高兴!(Enraptured!)” 作为今日变形术专栏新作者,邓布利多说。】


这个表态的语音语调,非常之极其地邓布利多。从容淡定,彬彬有礼,近乎浮夸的愉悦,是这份报纸里非常少有的明亮色彩。

这个报道同时点明了一个线索,即邓布利多作为变形术专家的权威已经得到话语权的确认。这是一种身份证明,复刻了当时他作为变形术教授的原作设定。



作为霍格沃茨的变形术老师,邓布利多做了什么,来抵御格林德沃呢?



 下面,我们就进入了整部神奇动物电影里,最关键的一个GGAD暗线。它隐藏在非常不起眼的最右下角,“教育”专栏里:


【“破解变形术”(untransfiguration)课程,将成为霍格沃茨的必修课】


“破解变形术。”

“破解变形术。”

“破 解 变 形 术。”


“将成为霍格沃茨的必修课。”


重要的话说三遍。




邓布利多是霍格沃茨的变形术教授;霍格沃茨开设了一门破解变形术的课程。

根据hp设定我们知道,这门课并非霍格沃茨的常设课程。当然,霍格沃茨的教学大纲肯定在漫长岁月中经过了多次修改。比如在邓布利多的学生年代,是没有保护神奇生物课的;巫师整体对神奇生物的态度非常落后,从蒂娜登记纽特魔杖时的问话即可得知。直到纽特着手撰写《神奇动物在哪里》,欧洲巫师界才接受了保护动物的相关教育;而鼓励纽特的邓布利多,无疑极大地推动了教育改革。

但邓布利多的教育成就不是我们今天的重点。



我们知道,神奇动物的导演大胃椰子又一次和原作者罗琳之间沟通有误。在一个非常基本的问题上,电影设定集和罗琳的想法相左。这件事就是:


格林德沃是通过变形术变身的,而不是通过电影设定集所说的复方汤剂。


综合以上线索:霍格沃茨的变形学教授是邓布利多;霍格沃茨强制学生必修一门破解变形术课,且这门课不是常规课程(即,这是一种紧急情况下的应急机制);格林德沃是通过变形术变形的。

我们能推出一个合理的逻辑:


邓布利多当时已经知道格林德沃会使用变形术潜入某地,并且已经开展了有针对性的防御。


大家就脑补一下,呃,不需要有求必应屋的邓布利多军吧。我们甚至可以脑补,如同哈利教D.A.的第一个咒语是“除你武器”(Expelliarmus);邓布利多教给当时霍格沃茨学生们的第一个破解变形术咒语,会不会就是“原型立现”(Specialis Revelio)?





所以,纽特在中心车站对德普德沃念出的那一句咒语,背后是否有邓布利多的影子?如同第一张多米诺骨牌,种种对立线索就此依次推开,哗哗地倒向那不可避免的最终一战。




他知道他会用变形术。


就好像他知道汤姆·里德尔会用四巨头遗物作为魂器。

就好像他知道哈利·波特必将沉着赴死。


就好像他知道那年夏天,在戈德里克山谷的微风里,金发少年向他伸出手,而他的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似乎它之前从不曾跳动过一样。




再重申一个基本点:无论是格林德沃还是邓布利多,本质上都不是恋爱脑。他们的前尘往事苦痛纠缠,不会影响各自现实意义上的世俗决策。

从hp系列我们可以了解,邓布利多打仗的一个特别好的、特别让我激赏的、极度专业的一点就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在他如此认真仔细地研究了伏地魔的人生经历之后,我们有理由猜测,他也在五十年前想办法补足了那两个月里他未曾能掌握的、关于格林德沃在他之前的过往、以及在他之后的一切。

或者说,他在这方面有先天性优势;至少他可以抽出那两个月记忆的银丝,将它们颤抖地收进自己的水晶瓶里,倒入冥想盆,深吸一口气一头扎下去。



他不去看他们在树上缠绵的爱语,不去看溪水边格林德沃将他压在身下,他的红发铺了满地;不去看他的嘴唇轻轻贴着他的脖颈,对他说,我需要你。


他去看,他冷静得像一个旁观者一样去检查和记录他们的每一点魔法,他们的研究成果,发明创造,智慧结晶;比如邓布利多教授他的高超变形术;比如提炼元素魂魄的鞭型魔法,格林德沃挥舞手臂召唤雷电劈在他的一个学生身上,而他制造水的囚笼、火的锁链以对抗他的另一个学生。比如他们研究出的幻身术,让他们“不用隐形衣也能藏得很好”;他们压低了声音倒在沙发上,阿不福思在一旁的厨房里大声挤着山羊奶;格林德沃在他看不见的胸前恶作剧地吻了一下。



他研究他们的过往,把它们全部变成武器。

最适合你的刀刃,来自我最好也是最坏的记忆。



他知道他要做的一切事情,他知道他的魔力。知己知彼,百战不殆。邓布利多利用了这一点;这让他痛苦不堪;这却远远不是他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痛苦。




而格林德沃在被纽特的魔咒逼出原型后,双手束缚,跪在原地,低头沉思。



在那一刻,他思考了什么?





所以,“格林德沃纵横欧洲,统治期间,却从未染指英伦三岛。”

那里有他最可怕的敌人。

那里有他最初和最后的爱人。


正因为他的爱人是他的敌人,所以战争才显得格外可怕。那种冷酷的透彻了解,把一切热吻都冻结成万古冰雪。



然而,1945年,格林德沃和邓布利多还是站在了彼此的对面。没有圣徒支持者,没有学生凤凰社。穹顶之下残阳如血,他们站在血色之间。只有他们两个人。他们谨慎地将魔杖举在胸前,刻板地向对方鞠了一躬。然后双方起身,向后转,一步,两步,三步,再回身,举起魔杖——

如同在跳贴面舞。

优雅,礼貌,近乎脉脉温情。下一秒,他们就把尖刀插入彼此的喉咙或者心脏。一切能让你死的地方。




可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这一幕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呢?

单独决斗,肯定是邓布利多的期望。但是,这是格林德沃的期望吗?

这是万人之上、气焰极盛、睥睨整个欧罗巴的格林德沃的期望吗?




但是,这也不是这份报纸的重点了。

这份预言家日报还透露了一个若有若无的小信息:

一位姜色头发的可疑巫师,正在接受调查。(报纸中下部)

这份报纸出版于格林德沃失踪之前。两秒后画面开始大幅度出现各国“格林德沃在哪里”的疑问,说明这个时候格林德沃才化身Graves部长潜入美国、长期消失。虽然报纸点明被调查的是女巫(witch),但是对于习惯变形的人而言,跨性别、跨物种似乎都并不成为问题。(例如麦格教授的偏好是把自己变成一只猫) 


那么,这位姜黄色头发的女巫是否是格林德沃,就存在怀疑空间。当然,仅是一个脑洞。




这份报纸同时向我们展示了许多巫师界的日常生活百态:

霍格莫德举办第一届魔法水生植物节。邓布利多可以去剪个彩,去猪头酒吧喝一杯,然后被弟弟扔出来。

某位前任部长,被拉文克劳的学生们授予荣誉学位。看来跟学术荣耀沾边的事情,还是拉文克劳的传统领域。唯我鹰院,淡泊名利。外边打得天昏地暗,我自不动如山,高傲搞研究。

魔药人专栏——Pleamont Potter的魔法生发药水让美国巫师惊叹。这位波特的祖先肯定没想到,自己的某一代曾孙最怕上的就是魔药课。

魔法部招聘法律执行司员工。巫师们情绪恐慌,魔法部压力山大。还记得亚瑟·韦斯莱先生在hp7里唯一一次的升迁么?乱世出英雄,乱世找工作,诚不我欺。




而这份信息量已然巨大的预言家日报,最比比多味的一颗糖,是这个:


【“独家披露——巧克力蛙更换新包装”】


蛙,邓布利多看到这条报道的时候,正在往自己的早餐茶里加第四块方糖。“真令人高兴!(Enraptured!)” 他的指尖漫不经心地划过左上角格林德沃的名字,想道。


任是变形术教授邓布利多,当时也未曾想到:几十年后,他的名字连着格林德沃的,落在那早已不新的画片上,像是某种公诸于世的、一生不变的证明。





回到我们中间的那个问题:

为什么那一幕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为什么巧克力蛙的画片上,最终连有他们两个人的名字?







最后插播一个广告:吃最甜美的蛙,()最甜美的人。学校特价,一块一刀。童叟无欺,不甜不要钱。

呱。